快捷搜索:

特别不灵活于是把手放进衣服里贴在肚皮上取暖

  因为触目所及的这一幕,实在是太出乎预料了!
 
    现实并不是自己的四弟在追着别人杀;而是别人拿着刀对自己的四弟穷追不舍!
 
    而自己本该处于绝对上风、不该有任何问题的四弟现在正自浑身浴血,不,根本就已经成了一个血人!
 
    “什么怎么回事!”冰尊者郁闷连天的叫道:“你丫的还不快快出手,把我给救出来啊,你不是真来看我笑话的吧……我曹你又来!”
 
    正是云扬又再念念有词:“刀下轮回!”
 
    冰尊者亡命的展开自身极致身法,一边焦急大叫:“你快点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住手!”雪尊者一声断喝,声浪滚滚,随即两手一挥,无数的雪花刃遮天蔽地的冲了过去,强势加入战圈。
 
    冰尊者见状亦是一声大吼,也在此刻奋力反击!
 
    此刻竟成四季楼双尊合战云扬之格!
 
    身处玄妙境地的云扬单独面对冰尊者一人,自然可以保持优势,甚至是胜势,但是此际突然有强敌介入;更同时遭遇两股精神冲击,端的变生肘腋,原本已臻极致,宛如滔天的气势直线下滑。
 
    亦是因为于此,玄妙境界就此一顿,云扬意识即时回归本身,顿时就从那玄奥状态之中脱离出来。
 
    而还神一刻,触目所及的竟是正面来袭的无数雪花刃冰刃攻击!
 
    偏偏之前累积的偌多疲倦亦随之袭来,全身上下的骨头都似乎都要散架一般,连抬抬手都觉辛苦万分。
 
    “天意如刀!”
 
    云扬一声暴吼,勉力调动全部余力,将天意刀法三招六式同时施出,意欲力挽狂澜!
 
    刀风呼啸,弥漫天空,威势赫赫。
 
    只可惜现在云扬已经脱离了之前那种顿悟状态,再无法精准寻觅对方出招破绽所在,如此三股力量陡然撞在一起,至于毫无花假的劲力冲击,端的力强则胜,力弱则败,云扬何能侥幸?!
 
    一声大叫之余,身上血光飚飞,口中喷出一道血箭,远远地摔落下去。
 
    雪尊者见状大惊失色,急疾收回雪花刃,唯恐余波要了云扬的小命,他现在愈发搞不清楚状况。
 
    刚才明明是云扬衔尾追击冰尊者,占尽上风,而自己刚才的那下出手入战,纵使心有顾忌,仅及将自身攻击力催逼至八成,亦是因为于此,才有余力将后续劲力余波消弭,怎么占尽冰尊者上风的云扬却如此的不堪一击,实在与常理不符。
 
    就在雪尊者大惑不解之际,乍闻几声暴吼春来:“休伤我家公子!”
 
    方墨非白衣雪和老梅同时拼命一般的冲出。
 
    远方彼端,亦有人影乱闪。
 
    “上!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马当先,狂冲而来。
 
    刷刷刷,彼端合共二十来道人影跟着他疾驰而来,急速驰援!
 
    “今天便是死在一起,又有何妨?!”
 
    冬天冷这一刻完全没有以往的逗比模样,哈哈狂笑,肆意狂放之相尽显:“来吧,战个痛快!”
 
    一手在腰间一拍,那口灵蛟宝剑铮然出现在手中,如同一头摇头摆尾的蛟龙,向着雪尊者正面强袭而来。
 
    与他一道而来的其他所有人等尽都集体红了眼睛,出尽自己的极限威能,全力出击!
 
    “杀啊!”
 
    一时间,居然是气势如虹!
 
    雪尊者这会真真是气歪了鼻子,若是他这会的用意在于追击云扬,乃至剪除其所有党羽的话,他有十成十的把握,只需要一次出手,就能将面前这帮家伙消灭九成以上!
 
    但是,他不能!
 
    他不是来杀人的!
 
    他甚至在暗暗祈祷,刚才那一下千万不要伤到云扬的根本,否则玉石俱焚之势再也无从避免!
 
    云扬等人的性命可以留待以后再收取,可剑尊者亦是危在旦夕,必须速救!
 
    甚至在雪尊者心中,不杀云扬也是可以的,反正他们的根本目的仅在于雷动天,只要云扬肯给解药,一切都可商量!
 
    “慢着!”
 
    雪尊者一声大吼:“全都住手,不想死的就助手!”
 
    远方,云扬也是颤巍巍的站起来,遥遥大喝道:“住手!”
 
    云扬这会是真正的心急如焚。
 
    他清楚地知道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敌人,强大到了什么程度!
 
    冬天冷等人在雪尊者面前,便如是一群小孩子面对着一个巨人,即便豁尽全力也难有丝毫胜算,只有送死一途,绝对没有任何的侥幸余地!
 
    只要雪尊者一出手,战况就无可逆转,必然伤亡殆尽!
 
    这一刻,云扬的脸色都吓白了,只是在惊惧同时,尚有一份转机的心思转动,突然升起。
 
    云扬之前神识抽离本体,直达九天,遍照战局,巨细无遗,正是因为雪尊者的入战,另一股神识介入所产生的冲击,令云扬再也无法负荷,顿悟状态丧失,致令战况急转直下。
 
    但雪尊者的到来也不是全然尽弊,虽然入战,却没有出尽全力,更在占据上风的时候及时收手,还将劲力冲击余波尽数消弭,再加上他刚才到来之时的那一句手下留情,尽都在在彰显事态有变,至少是他不想即时杀死云扬。
 
    无论他的目的是雷动天的下落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事情总是未到极端,尚有转圜!
 
    这就证明,事情出现了转机!
 
    云扬敏感的意识到这一点!
 
    听闻雪尊者与云扬几乎同时响起的住手,无论是老梅三人还有冬天冷等人尽都一愣,而他们的修为也远远没到收发随心的地步,之前更是豁命出击,攻势唯恐不尽,此际就算想收手也已不及,无数攻击,仍旧齐齐聚焦于雪尊者这边。
 
    却见雪尊者一声大吼,身子立即后退,一手急疾地拉住正待出手反扑的冰尊者,一手在空中一圈,方圆十几丈的积雪同时翻飞而起,在其面前凝成了一道厚厚的雪墙!
 
    噗噗……
 
    无数的攻击落在雪墙上,雪墙刹那间就被打爆;但众人的攻击却也就此告一段落。
 
    雪尊者又再度大吼出声:“停手停手!误会!这是个误会!”
 
    听到这几个字,不仅是冬天冷等人一下子愣住,就连云扬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天气骤冷,码字的时候有一种手指僵硬的感觉。特别不灵活,于是把手放进衣服里贴在肚皮上取暖……
 
    发现这办法真好!
 
    放进去,一哆嗦,精神骤然振奋。
 
    拿出来,码字,速度飞起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六十四章 条件!
 
    误会?
 
    这……这是怎么说的!
 
    又要从何说起啊!
 
    甚至就算云扬已经有预感雪尊者的连连手下留情必有缘故,却仍旧感到奇怪万分,雪尊者大人,您这误会二字,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下才能说出口的?
 
    你们四季楼大举前来、意在必杀,先是四大尊者联手鏖战雷动天和老穆,然后连年先生也亲身出动,举手投足间将我的云府摧毁得干干净净!
 
    现在你来告诉我,你这是误会?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