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直接将可称之为对手的全都打残了就只剩下三五

至云扬当真看到剑尊者的时候,眼眶都猛地跳动了一下。
 
    怎地这么惨?
 
    不是云扬心思素质不够,实在是某人的状况实在太堪虞了,明显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,下身血肉模糊,已经看不清形状了。
 
    云扬只看了一眼,就赶紧别过头去,一来这是人家隐私部位,非礼勿视,二来嘛……大家都是男人,那玩意受损,怎么也有几分感同身受,还是少看为妙,万一落下心理阴影呢!
 
    云扬毕竟还是没有过那啥的初哥,总有几分忌惮!
 
    倒是冬天冷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好一番,在雪尊者黑着脸的注视里,讪讪的走到一边,心道:竟然才这么一丁点,别说现在少了一个,就算是两个都在,貌似也不顶啥用的说……
 
    相比较于自己这段时间的英姿勃发,忍不住在裤裆里抓了一把,心中比较:咱的宝贝,可是比这个剑货的……要大好多,好多好多,龙虎膏岂是白吃的?!
 
    一念及此,冬天冷登时空前兴奋、快活起来,嘴角荡漾着笑意越来越大!
 
    夏冰川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:“你笑什么?大家都是男人,你怎地这个德行,难道竟是动了心?!”
 
    “我委实是动了心……”冬天冷喜滋滋的左看右看:“我发现,我在某方面起码也得是相当于凌霄醉那个级别的超强者……”
 
    夏冰川:……你丫做梦呢吧?你知道你丫在说什么么?!
 
    冬天冷快活大笑。
 
    夏冰川怒骂神经病,转头不看这个疯癫的家伙。他却不知道,若是将这个换算成武功,那么,冬天冷还真不是吹牛逼……
 
    “这是解药,服之毒祛。”云扬递出来一颗绿色的药丸。
 
    “这就是凝血之毒的解药?”雪尊者与霜尊者等人都是一阵狐疑,看着这么不像啊。
 
    “这就是解药!这当口我怎么还会看玩笑!”云扬哼了一声。
 
    凝血之毒当然是没有解药的;要不然,以四季楼四大尊者之能,但凡知道任何解法,又岂会受制于云扬,应允他那么苛刻的条件?
 
    但云扬是真有解毒之法,而且还是可以随时配置的那种。
 
    当然,这种方法只有云扬才办得到,其他人……就算是年先生亲临,顶多也就是用深湛修为帮剑尊者逼毒,绝无可能给出另外的解方!
 
    举凡云扬搞出来的毒药,就算世上原本没有解方,但只要经过云扬的手,绿绿怎么也能给出解救之药。
 
    就一般情况而言,毒药、解药乃是绝大多数最为难解头痛的问题。
 
    但这对于云扬来说,却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,至少到目前为止,还没出现过绿绿也解不开的毒,反之绿绿制的毒,具体危险上限尚不可知,至少四大尊者这个级数应付不了!
 
    绝对霸道!
 
    还有就是,云扬给出的解药,唯一的功效就仅止于解毒而已,对于剑尊者的外伤,并没有任何额外帮助,云扬固然可以多加一些生命元素,甚至可以让剑尊者损失的身体部位重新生长出来,这只需要绿绿多加一些生命元素就可以。
 
    但就算云扬杀了头也是不肯这么做的,这般助敌损己,还会暴露自己一大底牌的傻事,云扬怎么会做,怎么肯做?!
 
    解药的效果端的立竿见影,剑尊者才服下不过片刻,脸色就一点点的好看起来,体内几乎完全凝结的血液,也开始了流动,但与此同时,下面的伤势却也又开始了大出血,血流如注。
 
    雪尊者和霜尊者赶紧敷药,他们拿出来的伤药,同样是极品,剑尊者下身受创虽重,但及时处理,还危及不到性命。
 
    漫天大雪仍自持续,高空中正有一道黑色身影衣在虚空伫立。
 
    他的神识,覆盖了整片区域。
 
    看着下面的忙碌,脸色变得很难看,眼神也是极为的不满。
 
    那是年先生,他自始至终,都没有离开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六十七章 什么吞天豹?没见过!
 
    不管年离开之后的事态如何发展,他都没有再出手,也没有干预。
 
    这是年先生一向以来的处事方法:放手,放权让属下去做。
 
    唯有给够给足他们独当一面的机会,他们才有可能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,修为永远不等同本事能力!——这个道理,年先生早就懂得!所以,这么多年,也是一直这么做过来的。
 
    而四季楼这么多年英才辈出,人才济济,与年先生这样的管理方式,绝对有关系!
 
    但此刻眼睁睁的看着下面事态发展,年先生也是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种日了狗的感觉。
 
    甚至很不明白。
 
    明明大好局势,到底是如何发展成现在这样子的?
 
    本来一片大好,胜券在握,敌方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。所以自己才会放心的离去,让四大尊者收拾残局。
 
    但,就那么急转直下了!?
 
    最后还被人所掣肘,签下极端不平等条约!
 
    年先生眼睁睁的看着,到了也没有搞明白哪里出了问题。
 
    难道当真就只是一只玄兽幼崽的一爪子,令事态轨迹丕变,变得面目全非!
 
    这是运气?巧合?气数?又或者是其他?
 
    这也真是醉了!
 
    大好局面,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!
 
    于修者的最大理由拳头武力而言,己方分明占尽上风,明明该拥有绝对的话语权,纵使身处敌方国都之内,纵使对方有人海战术为峙,依然不足为虑!
 
    然而此际却偏偏不能动用武力!
 
    高空中,黑影陡然一闪。
 
    就此消失了。
 
    及至再出现时,已经不知道走出了多远的地方——年先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!
 
    此局已败,徒留烦闷!
 
    然而心底的那份那种郁闷,仍旧是难以言表。
 
    我让你们来办事,结果你们上来就被摁住了,岌岌可危,随时一败涂地。
 
    没奈何我只好亲自出手,直接将可称之为对手的全都打残了,就只剩下三五只蝼蚁,让你们处理善后。
 
    结果,你们搞到现在,连最该杀的那个人都没杀掉,还来了一个化干戈为玉帛……
 
    再看下去,年先生恐怕自己会气得从天上掉下来!
 
    “毒已经解了,便是交易完结,银货两对。”
 
    云扬催促道:“换言之,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?各位,咱们真心的不熟,大道朝天,各走一边是正经!”
 
    居然这就开始赶人了。
 
    但谁叫云扬是此府的主人,下逐客令也是顺理成章,理所当然,恰如其分也!
 
    雪尊者哼了一声:“云公子,虽说是敌我泾渭分明,但是,也不必如此着急吧?我大哥还在重伤之中,需要疗养,让他于此刻离开,未免不近人情,你之前所言的化干戈为玉帛,难道只是笑谈?!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:“若是你们能够安心,我其实是没问题的,只是,要是剑尊者万一再次中毒什么的,却是与人无尤……至少鄙人是没法负责的!”
 
    雪尊者与冰尊者霜尊者闻言之下都是愣了一下。
 
    这小子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的,大家就算嘴上说得如何好听,化干戈为玉帛云云,毕竟心结仍在,仇怨未消,此地已成废墟,满目疮痍,你知道犄角旮旯什么地方透出某某神秘毒物,万一剑尊者再中点毒呢?
 
    通过前次剑尊者中毒的实例,雪尊者等人已经明确的知道,云扬所部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