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分明就是哥们你触动了四季楼的逆鳞招惹来的报

扬翻翻白眼:“有免费的劳工,不用白不用。”
 
    “好啊好啊,愿意为老大效死。”四大公子一片雀跃。
 
    众人尽都对望一眼,一时间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,笑声朗朗,心中只得满满的轻松。彼此都是感觉,兄弟之间的感情又进一层,真正的心神贴近,再无隔膜。
 
    “现在的状况与预期截然不同,那边剩下的人又要怎么处理?”春晚风低声问道。
 
    秋云山怫然道:“不能同患难之人,你还想留着!?传我令,将玄兽带回,然后就地遣散他们,自行其路便是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怎么可能还留着那样的货色,真留着不成了妇人之仁,优柔寡断了么!”
 
    “那就这么决定,即刻传讯回去。”夏冰川也是当机立断。
 
    “大浪淘沙之后,留下的才是金子!”秋云山道:“我没任何的异议。那些人,别说留下听用,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到。”
 
    “今天咱们住哪里啊!?云府内中就只得一两间厢房还勉强能住人,但怎么也住不下这么多的人啊!”白衣雪挠挠头。
 
    “那破烂厢房哪里能住人?!今天本公子发财了,统统住客栈!”云扬大手一挥:“一人一间最好的上房!钱我出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有钱好办事,甚至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,钱,就是万能的!
 
    根本就不用云扬亲自出面,老梅拿着银票出去,不过是一刻钟,就找好了工匠,为了追求速度,在这大雪的天,老梅足足找了十支队伍来加班加点重建云府!
 
    相应的工钱,全都是……翻了整整三倍!
 
    反正花得都是讹来的钱,老梅花得毫无压力。
 
    本来大冬天就是这些工匠的休息期,基本都有空闲,这把还能多赚好多钱,一众工匠一个个全都是踊跃而来,若非老梅招的人手足够多,来者不拒,抢名额都得打起来!
 
    但有些事,钱还真解决不了,比如大冬天是不能和泥的,尤其是当前这等大雪天,冰冷异常,勉强和了也不能用。
 
    “直接用石头!”云扬直接下了决心:“干脆整个云府都用白玄石来建造!连茅所也都用白玄石,保证瞻观的一致性,整齐划一!”
 
    白玄石,虽然是最低级的玄石,一万块也汲取不了多少玄气,但若是作为建筑材料来用的话,却绝对是天玄大陆最上等的建筑材料,每一块都是方方正正,而且,自带隔温效果,冬暖夏凉。
 
    而且以此种材料建造的房子在建好了之后,因为本质一样且从上到下的重压,会令所有的白玄石全部都凝结成一起,全然没有任何缝隙可言!
 
    更重要的还在于白玄石对于武者的修炼,有一定程度的增幅作用。
 
    所以这种材料的价格素来高到了天上,很少有谁当真用其建造整个府邸!
 
    即便连皇宫,充其量也就只得某几个院落的纯白玄石房子,而即便是这样,就已经很奢侈了!
 
    而此际云扬命令一下,云府重建所需要的造价无疑就飙升成了一个天文数字!
 
    造价估算结果直接就将老梅吓了一大跳。
 
    “公子,初步预算,至少也得八千万两银子!”老梅这会的脸都是青的,因为这八千万两白银还仅止于材料费,其他的人工火耗其他材料钱,全都没计,就只是单一白玄石材料费就得这么多,真正全算来,起码起码,也得一亿上下的白银总数!
 
    这个数目,能够直接掏空玉唐国库!
 
    “才这么点啊?”云扬挑挑眉毛:“那就全部改用双层白玄石!还有地下的密室,也别忘记了,须得打造得更加牢固一些。地基也全都用白玄石!”
 
    老梅脖子一伸,眼珠一直,这么个造法,只怕两亿两白银都是不够用的。
 
    “对了,房顶记得用银玄石。”云扬财大气粗到了极点:“房梁用雪山檀;窗子直接用白晶,那样才能确保采光最好!”
 
    老梅彻底无语。
 
    这么算下来,重建好云府,造价最保守估计也得有三个亿白银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顺便告诉那些工人们,要是能够半个月之内建好云府,工钱在现在三倍的基础上再翻一倍!”
 
    云扬是铁了心要将云府建造成放眼整个天玄大陆第一奢侈宫殿了!
 
    因为他发现,自己是真的需要一个基地。
 
    尤其在经过了今日一役之后,自己已经成功地从四季楼视线之中摆脱了出来。
 
    让云府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灯下黑!
 
    所以云扬决定将这里建造得更牢固一些,而且……他还想着将地下建筑扩大规模,将旁边的几家也全都圈进来,然后将地下构建成为一个四通八达的蜘蛛网。
 
    该谁的房子还是谁住,但地下连成一片,彼此互通,这样一来,无疑会方便自己联系手下人,且会更便于秘密行事。
 
    反正云府一朝尽毁,四季楼对于云府的地下,也算是“知道”得很清楚。绝对没有特殊东西,那么就在他们清楚之后,将地下彻底改造一番。
 
    被真天文数字大手笔震撼嘴歪眼斜的老梅去执行构建命令了,云扬则是带着人,直接包下了接天楼客栈,也唯有这座玉唐城最大最豪华的客栈,才有那么多的高级客房。
 
    然后云扬自己去了一趟秋剑寒的府邸,始终还是要跟着老家伙仔细说上一声的,要不然,秋老元帅小心眼起来,自己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 
    京城三大流氓之首的名头,又岂是虚假?!
 
    然后某人顶着被秋老头训得一头疙瘩出来,兀自呲牙咧嘴,心中却就只记住了一句话:东玄又要动兵了。
 
    帝国东防,又将再面临严骏考验。
 
    东玄帝国之所以会选择在如此天寒地冻的时候出征,主因乃是因为寒山河一派此际正处在下风;有无数官员弹劾寒山河,理由名目花样繁多,难以数计。
 
    更兼这一次攻讦来得突兀至极,全无征兆,寒山河于此毫无防备,甚至连许多昔日的盟友,也在这个当口跳出来横加指责,几乎就是满朝皆敌,何由分说?!
 
    即便以寒山河的老辣亦是狼狈不堪、无以为继。
 
    但因为于此寒山河干脆决定,用一场大胜来平息朝中风波,封堵悠悠之口。
 
    而唯一的征伐对象,就只得玉唐帝国而已!
 
    对此,云扬的心中明白得好似明镜一般。
 
    什么突兀至极、全无征兆的攻讦?
 
    分明就是哥们你触动了四季楼的逆鳞,招惹来的报复!
 
    谁让你无缘无故派遣白衣雪行刺何汉青来着?该!
 
    现在站出来攻击你的,九成九都得是源自于四季楼的指使,又或者是其指使的指使!
 
    但无论如何,寒山河此次突然出兵,对于玉唐这边来说终究不是一件好事。
 
    又或者该说是一件极端不利的战事!
 
    近期以来,玉唐先后有两员名将出现意外,首先是玉唐北路军大帅杨波涛遭逢公审,身败名裂,一夕陨落,又有老太尉方擎天所选下的继承人傅报国出了意外,令到玉唐军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荡,尽管目前已由铁铮继任北军大帅,傅报国也再踏战场,驻守东疆,小心提防东玄随时可能的进犯,波动渐息,但风险却仍自难以全面消弭,云扬如何不心焦。
 
    而就在云扬考虑这件事情该如何应对的时候,意外听到了老元帅的自言自语:一年来,大陆上最疯狂的刺客,终于在紫幽落网。
 
    云扬初初并不以为意,还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什么最疯狂的刺客?”
 
    秋剑寒哼了一声,斜他一眼,道:“这件事跟你没关系,专心修你的云府去吧,免得你爹回来的时候,胖揍你小子!”
 
    但想了想还是解释道:“这将近一年来,大陆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刺客,专门挑四国高官下手。唯独对玉唐秋毫无犯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